蓝月手机棋牌

你的位置:主页 > 道家知识 >

阅读札记:看而知言无言:道家知识论的智慧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

  作为其中国诗学理论的重要部分,叶维廉的《言无言:道家知识论》[1]一文富于创造性地阐释了道家对物、意、言关系的知识(认知)和处理方式。叶维廉说,这种方式使语言和语言所表达的物象以及心象的关系呈现出宛若定向、定时、定义而尤未定向、定时、定义的高度语法灵活性,为读者提供了“观看”诗歌意境的独特的审美模式;他又从语言表达方式的层面发现,这种语言运用方式体现着中国传统思维处理物、意、言关系的基本模式。

  在《言无言:道家知识论》中,叶维廉首先指出的是道家对物、意、言关系认识和◇…=▲把握的独特性——恰如其分地认识语言,用老子的话说,是:名可名,非常名。

  “知中不知,不知中知”,“求知而往往不得其全解,但不知之中亦有知,可以不说而明。”[2]叶维廉认为这是道家对物与意(知,即知物为何物)关系的基本认识。他看到,道家一方面认为求知者对物的理解把握不可能与物全相称,因为他们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3]另一方面又明白求知不会永绝于知,正如庄子所言,如果“你不是我,但你能知道我不是鱼”,那么“我不是鱼而能知鱼,又有何不可?”[4]

  叶维廉发现:意与物难以相称,古人皆知;意与物不可能全然不相称,古人亦知;故而有了对意称物即表达“所知”的不懈追求。在这个基础上他探究的是:老庄明白,在意称物的知与不知之间,有不道而道的“道”、不言而言的“言”;这是不是道家探究物、意、言关系的关键点?

  叶维廉在这一方向上的★◇▽▼•探究很有意思,他实际上引导出了两个问题,其一,道出、言出的是什么?其二,如何能找出那个不道而道的“道”、不言而言的“言”?

  借中国现代哲学家熊十力对大乘佛教唯识论在语言表义上的禅宗式思考,叶维廉这样回答自己的诘问:“体不可以言说显,而又不得不以言说显”,于是祖先们就“于非名言安立处而强设名言。”[5]

  我认为,这一解答点出了道家的“名”“言”相一观,即“言”就是“名”,“名”就是用语言界定的“显”——我们所见之物。

  这个所见之物本是“非名言安立处”,但是为了认知,我们假有设施强立“名言”,为其(物)建立了“假名”。叶氏解答的具有见识之处,至少有以下几点。

  其一,将叩问物、意、言之谜的触角探及到了老庄知识论的深处:名、言关系上。以我之见,这是老庄独特的知识体系立命平台中最重要的基石。用西方研究术语表达可称之为:体系理论的逻辑条件。道家经典《老子》第一章就说这个“条件”:“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6]。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微。此二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7]一部《老子》五千字八十一章,开门就谈知识之难,物之名言之难。《老子》论“名”之处十几章,“名”皆指言说、表述,皆为物定“概念”、述“容貌”。事物之难以名目,难以描述,见于其中;无名不言之玄妙,有名言说之困顿见于其中;名言发生之因亦见于其中。叶维廉之论正捕捉到了老庄论说知识的这一前提:明白“名”就是“言说”,而事物的“无以名状”与“难以言说”本是知识的常态。

  其二,追问老庄名、言之说的缘起。追问的实际指向是:为何老庄要说祖先们是“强设名言”。叶维廉先生把老庄之见放到其产生的那个时代,试图从历史的实际存在中寻找观念产生的原因,发掘道家认识名、言的最初因素,追问是什么引发◇•■★▼了老庄的名、言观。叶维廉看到:老庄的“名,可名,非常名”最初是针对周王朝宗法制、分封制的定名而发的。在当时,定名就是分等级地位关系,规范礼仪权利义务。对现实中发生的这一事实,诸子之见并非相同。孔儒认识到的是“名不正,言不顺”,名正才有话语权。老庄则意识到“名,可名,非常名”,冠以名者并非名符其实。对于同一事物不同视角不同认识目的的知识(认知)形成了早期儒道两家知识观上的差异。正是于这一历史实际存在层面的发掘中,叶维廉揭示了道家认识“名”的一个关键性特征:“名”对被冠以者及认知者来说具有定性定质的意义,而且是强行定性定质,譬如那些圈定行为:封诸侯名号,定封地名称;因此,“名”蕴含着权力。

  或者可以这样理解: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名”所蕴含的权力迫使人接受“假名”为“真名”。叶维廉就直接以“真名假名”作为其论文第二部分的小标题。我看来,这是一个质问式的标题:我◇□◁=△▲们为物所定的名,或曰我们对物的言说究竟是否真正可以指称代表那个“物”自身?叶氏说,这是老庄对“名”之根本意义的认识,其价值就在于,它显现了“凡‘名’皆具前述的危险性”[8]。所谓“前述的危险性”,是指作为概念、意念,在其指意前的先在之见。知识(认知)的实践显示,先在之见几乎都无法避免地具有遮蔽性。具有遮蔽性,便意味着具有非真实性。假名真名的质疑就可以成立。

  其三,也许,就是上述两方面的综合作用使叶维廉的阐释触及到“言”的遮蔽性上。他说:“老庄是从体制中这些圈定行为的‘名’之活动,看出‘言’(语言文字)的偏限性及‘名’与‘言’可以形成的权势”。[9]这一阐释启发人去考虑,老庄很可能是从“名”的缘起及作用上领悟了“言”中也蕴含着权力,因此“言”也具有前述的危险;由此或者进一步认定,言即是名:为万物定名释义的语言,其本身就包含了“强以为名”的强制性;于是,老子才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10],“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11]。

蓝月手机棋牌

站长推荐

  • 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如侵犯您的隐私(版权) 请联系站长:QQ

    Copyright © 2002-2017 蓝月手机棋牌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网站导航 邮箱: